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谈怪事 > 短篇穿越小说 > 蔓蔓青萝 正文

蔓蔓青萝

2016年01月18日10:59:22 来源:蔓蔓青萝小说阅读 作者:桩桩 查看评论
摘要:蔓蔓青萝小说,蔓蔓青萝小说在线阅读。睁开眼睛,程箐马上闭上,又睁开,再闭上,如此反重复两次之后,程箐判断,自已不是在家里床上躺着,而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第1章

睁开眼睛,程箐马上闭上,又睁开,再闭上,如此反重复两次之后,程箐判断,自已不是在家里床上躺着,而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她动了动手脚,四肢健全完好无损,她坐起身,没问题。程箐想,会是谁半夜悄无声息地把她从家里移到了这个地方呢?甚至没有惊醒她。

程箐一向睡眠浅,尤其是父母出差就她一个人在家睡时,她的听力就好得惊人,老鼠爬到厨房翻垃圾筒,爪子刚放到垃圾筒筒盖上,程箐就已跳下床跑到了厨房并操起一根网球拍挥了过去,长期盘距在程家厨房的老耗子惊得一跳,悻悻然跑开,钻出排风扇洞口时还停了一下,扭着身子用小豆眼蔑视程箐,仿佛在说,捡垃圾而已,至于吗?不就是打不开冰箱门嘛!

程箐气呼呼地赶走老鼠,又上床继续睡。然后没有声音再打搅她睡眠质量上成连个梦都没有做,醒来后睁开眼就到了这个地方。

蔓蔓青萝

屋子不大,粉白色的墙,挂着一幅山水,天花板是木板镶成的,窗前有张雕花条案,上面摆着一盆兰草。布置简单优雅。她突然觉得身上有点酸疼,一摸,硬板床,睡惯了软床的人睡这样的床自然会痛。

床古色古香,像是仿明青时期的古董家俱,有门罩和床围,而且用的是四合如意纹加十字纹构件进行榫卯连缀,做工细致,四周挂着浅黄轻纱质底的帐子,程箐想,这床很漂亮,仿造的这般精美,价值也会不菲。枕头长条状,上面有花,她摸了摸,捏到里面细小的颗粒就笑了,绣花枕头里面一包糠,还真是这样。

四周异常安静,程箐已经醒了,就不打算再躺下去,她想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是什么人把她带来的。

程箐定定神,自已一没做亏心事,是学校人缘很好的学生,上至班里前几名,下至班里倒数几名,都与她交好。二没欠过任何债,包括借米还糠,欠银子欠人情。三是父母,想到父母,程箐心里咯噔一愣,不会是做父母官的爹妈惹上了什么人吧?想到这里,程箐心里惴惴不安起来。

她伸脚出去想穿鞋,脚一伸她呆了,再把手拿到眼前看,再呆,往身上一瞧,急急一摸,程箐急火攻心,脑袋瞬间空白,只听一颗心跳得乱响,眼泪就冒了出来,这,这个身体不是她的!穿的衣服也不是现代的服装。

程箐大口大口的喘气,下意识张嘴就喊:“妈!……”

只听到门一推,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急走进来:“三儿,娘在这里,梦魇着了么?”

程箐再次被惊吓:“娘?”

那女子走过来温柔地抱着程箐:“三儿,乖,有娘在,不怕呵,做恶梦啦?瞧你满头大汗的!”说着用手里的娟帕轻轻地给她擦汗。一阵淡淡的香气袭来。程箐吓得浑身颤抖,这真的不是梦!女子似乎感觉到了,轻轻一抱,把程箐抱在腿上坐着,搂着她轻拍着她的背哄道:“娘在呵,三儿乖,不怕不怕呵!”

此时程箐已处于惊吓过度的状态,浑身僵硬,连话都说不出来。女子这才发现不对,开始摇晃她:“三儿,怎么啦?三儿?来人啊!”

门外又跑进来两个人,一个丫头打扮,一个老妈子打扮,惶声问:“七夫人,小姐怎么啦?”

女子声音里已带着怒意:“小姐向来怕一个人睡,你们也看我们娘俩不入眼?这般怠慢?”

两人扑咚一声就跪下了,脸刷的就白了。年长的那个胆子大些,开了口:“七夫人,老奴是看天已大亮,时辰不早了,就去拿小姐旬试前的衣服,没有想到小姐又梦魇着了啊!”年小的丫头已带着哭声:“今天小姐已睡迟了,小玉唤了两声她应了,就赶着准备热水去了,我以为小姐已经醒了。夫人饶了小玉,以后小姐不起再不敢离开了!”

七夫人轻叹口气道:“还不快点去准备,今儿马虎了可不成!”

张妈和小玉听了感激地看了看七夫人,磕了头赶紧走了出去。

七夫人低声哄着程箐:“三儿,张妈和小玉都是娘选了好久的人,她们心里都是待你好的。”

程箐牙齿还在打颤,她还没弄懂出了什么事,不由自主地点点头。嘴里发出了蚊蝇一般的声音:“嗯。”

七夫人捧起程箐的脸,声音还是那么温柔:“三儿,娘知道你是怕极今天的考试,可是,娘只得你这么一个女儿,你要是再闹脾气误了旬试丢了脸,以后,这李家咱娘俩的日子可不好过了。”说完皱起了眉头。

这时张妈捧着一叠衣服,小玉端着铜盆进来。

七夫人放下怀里的程箐,牵着她的小手说道:“来,今天娘给你梳头。”

张妈抖开一件青色的裙子系在程青腰上,再给她罩上一件紫红色的短袄,东一根带子西一根带子系好。程箐完全成了木偶由着她摆布。

穿好衣服,七夫人引程箐到妆台前坐下,她猛然看到铜镜里一张陌生的脸,双手捂着脸又发出一声惊呼:“啊!”

七夫人看看天色,脸上显出一股焦急:“三儿,时辰不早了,再不打扮就来不及了,要是迟了,你爹他,唉,可怎么办才好!”

旬试?我爹?程箐慢慢拿下手,慢慢睁开眼,眼睛里又浮上一层水雾,这是谁啊?我怎么变这么小?怎么变成这个样子?她简直不敢相信,呆呆的瞪着镜子里那个红着眼睛,面色苍白瘦弱,最多六岁的小孩子。

这时看到程箐乖乖地坐在镜子面前,七夫人张妈小玉加紧了装扮她。一会儿功夫,镜子里就出现了个眼睛大大的,长着一张精致桃心脸,垂发双髻的小美人。七夫人满意的把一枝花玉簪别上了程箐的髻。侧着头瞧着脸上露出了笑意。

张妈乐呵呵地道:“小姐像极了夫人,长大必定也是个美人儿呢。”

七夫人携住程箐的手往屋外走。程箐走出房门看到这是个院子,中间是个天井,摆放了两个大的石鱼缸,中间一树海棠开得正好,早上怕是下过雨了,天井里湿漉漉的,海棠花越发红艳,可是眼下不是她欣赏景致的时候。七夫人脚步有几分急,怕是赶时间怕迟了。

程箐突然想,她是要带自已去参加什么旬试,仿佛很重要,刚才她似乎说这关系到她们娘俩在李家的生活什么的。娘俩?程箐又心悸。七夫人看上去最多二十三四岁,叫她,娘?

程箐努力让自已平静,她想要知道马上的旬试是什么,接下来再来想这番诡异的变化。程箐扯扯七夫人的手,抬起脸问她:“旬试我要注意些什么?”

这是早上起七夫人第一次听到程箐问与旬试有关的问题。不由得停住了脚步,怜爱地摸摸她的头:“三儿,娘知道你尽力了,尽力想学好琴棋书画,做诗吟对,可是,你不喜那些自然学得不够好,但是,三儿,你答应娘,无论答得好与坏,都不要哭,不要丢脸!”说到这里,七夫人眼中现出一抹恨意:“由得她们怎么折腾,我们绝不掉一滴泪!记住了,三儿?”

程箐看着七夫人眼里的那抹殷切,点了点头。只要不哭就行!她叹息,这是什么样的环境?这具身体是个什么性子?娶了至少七个老婆的爹是什么样子?

七夫人携着程箐的手步入一座大厅,厅里马上安静了下来。大厅里左右两排梳背椅上坐着五位满头珠翠的女人,正中两张椅子空着。看来是那个爹和正妻的位置。七夫人微微一笑,对着左边福了福叫了声:“妹子来迟,姐姐们恕罪”。又朝右边几位行了同样的礼,坐着的那几位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七夫人怕是已习惯众人的冷淡,也没想着要等回礼,带着程箐走到右边末位坐下。程箐站在她身边,七夫人这才放开牵着程箐的手。

程箐往左边看去,那三位女人想来是那个爹的三位夫人,身边站着两个女孩子,大点的有十岁,小一点的有七八岁,程箐想,七夫人叫我三儿,看来这两位是我的姐姐了。右边上首也坐了两位,没有孩子。

《蔓蔓青萝》故事地址:/o/chuanyue/23440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本站网友 匿名 ip: 106.8.222.*
2016-10-07 13:46:25 发表 [2 楼]
第一次看这样长的穿越小说,不错,值得一看,马上开拍电视剧了,好期待!
 
支持[ 4 反对[ 3 ]
本站网友 匿名 ip: 1.87.201.*
2016-08-17 23:17:56 发表 [1 楼]
还不错,暖暖的
 
支持[ 4 反对[ 2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