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传奇故事 > 侦探悬疑 > 宴无好宴 正文

宴无好宴

2016年07月02日10:58:31 来源: 作者:佚名 查看评论
摘要:四个月前,警探李耀明死于非命,为了抓住谋害他的凶手,警察局副局长设宴邀请所有嫌疑人,凶手就在宴会名单中。

1、不祥的约会

他又是整夜未归。

临走时他是怎么说的?“今天晚上我们要执行一个重要任务,你不要等我,先睡吧。”谎话!全是谎话!

这几个月来,她已经记不得他多少次以此为由深夜离开家,清晨才回来。

她早知道他在说谎。

但是她从来没想过要戳穿他。她坐在床上望着墙上的结婚照,脑子比任何时候都清醒。她知道,她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,她害怕他会顺水推舟,就此了断他们的关系。

他已经很久不愿意跟她亲热了,火热的身体睡在她身边,只让她觉得彻骨的寒冷。不知从何时起,他开始喜欢背对着她睡觉。她想,如果他们还有另一间卧室,他会找理由跟她分居的,所以有时候,拥挤的住房也有好处。

她为这事伤心欲绝,也曾想重新把他拉回身边,但现在她越来越觉得,一切努力都是枉然,他的心早已经走远。

他不爱她了,很久以前他就不爱了,他曾经直言不讳地跟她说,“若琳,我们分开吧,我觉得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。”这句话她听得清清楚楚,但她以前宁愿把它当成一个玩笑。当然是玩笑,他们的孩子都已经5岁了。那是一个多么漂亮的女孩。

他爱孩子,是个好爸爸,他舍得抛弃她们吗?现在她明白,其实他舍不得的只是孩子。

所以她早就打定了主意,一旦他们分开,她将不会再让他看到孩子,哪怕一眼。她要让他终身遗憾。她受够了。

她披上衣服,走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,然后一口喝干了它。过去他整夜不归,她会偷偷哭泣,但今天却很平静。她看了一眼墙上的钟,半夜3点。他是11点走的。根据惯例,他会在清晨6点左右回家,每次都差不多。

所以,她有的是时间去查看壁橱。她知道在两天前,他往壁橱里面塞了个小箱子。他以为她不会发现,因为壁橱里杂物太多,除非搬家,否则谁都懒得去翻它。他们结婚时买的一套瓷器和两个相架被丢在壁橱的最里层,上面积满了灰尘,如果不是站在椅子上,把整个身体探进去,她根本早就忘了它们的存在。她就是这么发现那个小箱子的。

如果不是因为无聊,她也不会去翻壁橱。这个家的每件东西,每个角落都让她难以割舍,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里呆多久。房子是他单位分的,如果分开,要走的只能是她。

凌晨4点,乔纳被她的好朋友,C区公安分局的技术警员王若琳的电话吵醒。

“乔!还在睡吗?!”王若琳压低嗓门问道。

“谁?”乔纳还迷迷糊糊的。

“是我,若琳。”

“你有毛病!知道现在几点吗?就算我再勤劳”,乔纳懒洋洋地从被子里钻出脑袋,看了眼床边的闹钟,“现在也太早了!连4点都不到!”

王若琳对她的抱怨置若罔闻,她低声问道:“喂,你上次说,你跟你们那边的副局长有染?这事确定吗?”

“妈的!有染?!”乔纳觉得受到了侮辱,“你干吗不说我们在乱搞?”

“说好听点,你们是在恋爱,对吗?”王若琳语带怀疑。

这句话一点都不好听。其实王若琳很少说好听的话。乔纳了解她,所以不打算跟她计较,她忍着气问道:“你找我什么事?”

“你跟他现在还有那种关系吗?”

乔纳很想骂人,但又觉得有点好笑。

“姓王的,这关你什么事?”她反问。

“乔,快回答我的问题,这事性命攸关,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。你们是不是在一起,这对我很重要!”王若琳的口气的确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乔纳不明白这事怎么会性命攸关。

“干吗?你想取代我?”她没好气地问。

“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啰嗦了?能不能爽快点?”王若琳不耐烦起来。

也对,半夜三更干吗浪费时间跟她磨嘴皮子?乔纳打了个哈欠,答道:“好吧,我们是恋人。”

“那就好!”王若琳似乎笑着松了口气,她低声说,“乔,今天中午11点半,我们一起吃午饭怎么样?就在我们常去的那家茶餐厅,你在门口等我,我有重要的东西要给你。还有,最好让你表妹也来。”

“什么重要的东西?还要带上我表妹?”

“我有事求她,现在说不清,碰头再说。别忘了,11点半。”

乔纳更想在单位食堂解决午饭,于是她提议:“我上班前来你家一趟,你把东西交给我不就行了?”

“不要不要,早上我有事。好了,不说了,我得挂了。”乔纳想告诉王若琳,那家茶餐厅附近正在修路,但还没开口,王若琳的声音就在电话那头戛然而止,等她再打电话过去,那边则一直“嘟嘟”叫个不停。

中午时分,乔纳焦急地等在茶餐厅门口。

她现在不关心王若琳到底要带给她什么东西,她只知道,这个从来不迟到的好朋友现在已经迟到了整整20分钟了。乔纳又看了一眼手表,快11点50分了。若琳,你是不是被车撞了!手机又关着!想联系她也找不到人。正当她准备再拨一次王若琳的电话时,有人撞了她一下,她抬头一看,眼前站着个头包纱巾的女人,再仔细一瞧,正是王若琳。

“哇!你发什么神经……”乔纳盯着王若琳头上的纱巾,正想冷嘲热讽,却被后者迅速截住了话头。

“少啰嗦,快跟我走!”王若琳说着,自己先跨进了茶餐厅。

乔纳被莫名其妙地扔在了街上,无奈,她只能跟了上去。

几秒钟后,她在墙角发现了王若琳。

“你到底在搞什么鬼?”乔纳一坐下就没好气地问,她发现王若琳已经把那条色彩斑斓的纱巾从头上取了下来。

“我不想让建民发现我,他好像在跟踪我。”王若琳心神不宁地朝四周张望了一下,“还好,这位置很隐蔽,就算他站在窗外也看不见我们。”

张建民是王若琳的丈夫,目前是A区公安分局缉毒科的小队长。

“张建民为什么要跟踪你?”乔纳问道。

王若琳看了她一眼,没回答这个问题。

“我们还是先叫东西吃吧。”她说。

“好吧,我还是老规矩,炸猪排饭,你呢?”

“我只要一杯冰柠檬水就行,我没胃口。对啦,我们AA制哦,不然我不是亏了?对了,你表妹呢?她没来?”

“你不知道我表妹是老迟到吗?”乔纳想到10分钟前给莫兰打的那个电话就来气。

“你到哪儿了?怎么还没到?”她问莫兰。

“乔纳,不好意思,我帮老爸准备晚上羊肉宴的材料,忘了时间了,我才出门,门口又没出租车,我等了好久……”

她才出门!而我却傻呵呵地在这里等了20分钟!乔纳气得七窍生烟。

“对不起啦,你们先吃吧,边吃边等我不是一样吗?”莫兰笑嘻嘻地说。

“妈的,你给我滚回去闻羊臊臭吧丨”乔纳气愤地按断了电话。

“我姨夫晚上要请人吃饭,我表妹在帮他准备材料,所以要晚点到。”乔纳气哼哼地说。

“她一定会来的吧?”

“这你放心,我表妹说好来,一定会来的。”乔纳知道,尽管自己刚刚很凶,但莫兰是不会跟她计较的,因为同样的事在她们之间经常发生。“你不是有重要的东西给我吗?快拿出来吧。我都等半天了。”她推推王若琳的胳膊。

“这个……好吧。”王若琳犹豫了一下,从皮包里拿出一个报纸包放在乔纳面前。

乔纳想打开,却立刻被王若琳惊慌地阻止了。

“别!快收起来!这里是公共场合,不安全,也许有人会看见……”王若琳又朝四周望了望。

乔纳白了她一眼,有点不情愿地把那包东西放进了自己的包。

“我说,你是不是在搞外遇?怎么怕成这样?”

王若琳低头不说话。这时,他们的米饭和饮料上了桌。

“为什么张建民要跟踪你?你们两个有什么问题吗?”吃了三口猪排饭后,乔纳忍不住又问道。

王若琳喝了一口柠檬汁,说道:“乔,我想离婚。”

乔纳吓了一跳。

“吓,为什么?你有外遇了?”

“我没外遇。”

“那是为什么?是他有外遇?”

“不知道。其实从四个月前他受伤之后开始,我们就出问题了。现在我们的夫妻关系已经名存实亡。”王若琳忧伤地望着杯子里的柠檬汁。

乔纳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“可是你一直跟我说,你们是很和谐很和谐的。我一直觉得你们是模范夫妻。”

“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哪能到处说啊。”

“你骗我干什么?我们不是朋友吗?”

王若琳轻声说:“你说得对,我是不该骗你,如果我早点告诉你,也许你还能给我出出主意,可是现在什么都晚了。”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是不是搞错了?张建民可不像那种人啊。”乔纳压低嗓门说。

“他常常夜不归宿,每次都说有行动。一开始我很相信他,但后来有一次,他晚上不在,他的同事打电话来找他,我就知道他没说实话。从那时起,家里就常常会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,只要是我接,对方就不说话。有一次,我问对方是谁,他急匆匆地跑来抢过了电话,然后关上房门,不让我听。最近这样的电话少了,但我发现他买了一部新手机,他不肯告诉我电话号码,他说那是单位发给他专门用于工作联系的,连家属都不能说。”

乔纳很想说,这种情形倒还真的像有外遇,但她看到好朋友脸上忧郁的神情,她又把这句话咽了下去。

她道:“也许真的是工作手机呢?别瞎想,我先帮你去打听一下。”

乔纳跟张建民同在A区公安分局工作,乔纳是档案员。

王若琳好像对乔纳的提议并不感兴趣,她喝了一口饮料后说道:“最近我还发现一件奇怪的事。”

上一篇:神秘山庄下一篇:蜡像里的真人手
《宴无好宴》故事地址:/c/zhentandashi/24056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本站网友 匿名 ip: 58.210.14.*
2016-07-15 16:43:42 发表 [1 楼]
我想我是喜欢上了司徒雷。
 
支持[ 6 反对[ 7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