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传奇故事 > 武侠故事 > 天涯·神剑 正文

天涯·神剑

2017年05月30日14:02:14 来源: 作者:佚名 查看评论
摘要:楔子那天是立冬。立冬,对于北方而言,鹅毛雪落,早已天地冰冷,于南方而言却只是将短裳换作长衣的标志。铁军一直坚信着这一古老的经验之谈,于是那天他出门的时

楔子

那天是立冬。

立冬,对于北方而言,鹅毛雪落,早已天地冰冷,于南方而言却只是将短裳换作长衣的标志。

铁军一直坚信着这一古老的经验之谈,于是那天他出门的时候遭了报应,好似冰天雪地里的一条狗,狠狠地打了个哆嗦。

他急忙退回自己的小铁匠铺里,将炉火升到鼎旺,卖力地敲打剑胚,好让自己暖和点。

古镇外走来一个少年,白肤白衣白发,好似传说里的雪鬼,好似这异样的南国雪落都是因他而来。

这样一个清冷的早晨,古镇猝不及防,连往日里勤劳卖包的小贩都不想出门——古镇就像是死了一样。天地之间只有他这一个活物,和那冒着火热气息的、与冰雪格格不入的一点红——那个铁匠铺。

他走进铺子里,僵硬的面容都变得有些松垮了,湿漉漉的,一点点往下滴水。与此同时他的头发也在滴水,冰雪脱落,一头湿淋淋的黑发搭在脑后——原来他在风雪里走了很久。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不找个地方躲避。这样贵公子一样的少年,应当在暖阁里搂着一个女人看雪吧?

渐渐暖了,少年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喷嚏。铁军放下手里的剑胚子去看他。那个在火炉边上略微发抖取暖的少年,此刻终于更像一个少年了。十六七岁,脸庞尚还有些稚嫩,打起喷嚏来还挺可爱的。

“客官有何贵干?”铁军随口招呼道。

“买一把剑。”

铁军看他一身白衣,连包裹也是白的,隐约猜到点什么。

江湖人?”

“马上就是了。”

铁军哈哈大笑,使劲地敲打着手里的剑胚子:“墙上都是神兵利器,你随便挑一把。”

“那些都是废铜烂铁。”少年说着,漆黑的瞳子直勾勾盯着铁军手里的剑胚子,“我等这一把。”

“以我这个过来人的经验看,这把不比那些好。”

“我不信,我要等等看。”

铁军就又笑:“小小年纪要那么好的剑作甚?白衣白袍再带一柄神剑纵横天涯?”

“不行么?”少年疑惑道。

铁军摇了摇头,越发卖力地敲打起了手里的剑胚子。

“又一个傻子。”铁军说完一愣,未曾想到这么多年以后,这句话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。

很多年前铁军也想纵横江湖,仗剑天涯。

须发皆白的师父抱着个铜炉坐在小阁里看雪,听到这话半眯着眼瞟了他一下,说了俩字:“傻子。”

铁军就很气,跑回自己房里打了个简单的包裹就准备下山。雪竹峰上是清冷的红尘世外,可是少年郎想要看到的是热腾腾的江湖。他到剑阁里想挑一把趁手的兵器,到了那儿却傻了眼——只见师父卖力地嘿咻着——一把年纪老筋骨,好久不铸剑的铸剑大师青峰子正把剑阁里的所有剑打烂,熔成铁水。

老头儿见他来,回首“嘿嘿嘿”地笑着,那年铁军十六岁,狠狠地打了个寒战。

老头说:“别走你师兄们的老路——你还记得你有几个师兄么?”

好像……有那么十几个?但是现在山上只有他和师父了。

“为师每年都要白发人送黑发人,心里很苦啊。”

“……”看来他们都死了。

铁军回到房里躺下,闷头睡了很久。

青峰子将所有兵器铸成了铁块,终于心满意足地撑着一把老腰回去看雪了。

天亮了就惬意地看着雪,天黑了睡个好觉,这样的日子岂不美哉?人活一辈子,最后的最后也不过是为了追求那一点点的温暖而已。还想怎样?

老头儿半夜是被天雷声吓醒的。大冬天的突然一个闷雷——作为一个铸剑大师,老头子太明白那一声雷意味着什么——他抬头看天,不知什么时候雪已经停了,密布的阴云好像被什么东西所吸引,黑压压的,很低,很低,好似抬手就能摸到一样。

这是夏日雷雨才会有的情况——天地异象,神兵出世。

一道无形无相的剑气从剑阁里蹿出,将天上的阴云戳出一个螺旋形窟窿,又一声惊雷响,一道闪电将剑阁劈成了废墟!

烟尘散去,傻子徒弟一身炭黑,从废墟里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。他的手里握着一把剑,也不顾有多烫,死死地握着。

铁军说:“师父,这玩意我打算叫他天涯神剑。”

老头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:“又一个傻子。”

下山那天铁军像很多少年一样,穿着一身白袍,提着一把宝剑,心里想着这个地方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。我要去更广阔的天地翻手为云覆手雨。

他亦不相信自己会步师兄们的后尘,作为关门弟子,他的资质是最好的,无论是铸剑还是舞剑。他的剑好活儿好,不怕被人打死。

少年人初入江湖最大的麻烦就是没有麻烦而又要去找麻烦,不然每天走在路上实在是太无聊,太无聊了。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去天涯?可是天涯是哪里?

上一篇:最后一镖下一篇:翻天印
《天涯·神剑》故事地址:/c/wuxia/25657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暂无评论